阿锋

手机摄影菜鸟

幸福君

碎 语(67)

异人录.二
幸福君(十)
夜里,小M躺床上辗转反侧,思想斗争痛苦得彻夜难眠。熬到曙光熹微的时候,他下定了决心一一把房子给了!作为一个已把自己奉献给了宗教或神明并早无羁绊的人,不应留恋尘世的一草一木。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人在人间本是赤条条来去无牵挂,自己本来就从不曾得到什么,又何必在乎失去什么呢!
反正,自己也不到20年就要退休,他早已想好了退休后的生活一一或隐居山林,或云游四方。至于风烛残年后面临的死亡,像野兽一样孤独老死于幽谷,或像老僧般坐化于荒山野庙就好!如此想来,一间斗室又值几何!
次日上班,小M忙完手头活,见那同事不来找,就去他办公室主动找他,去了几趟均不在,打手机无人接听,小M有些急了,他上午必须把这事办妥,不能再拖了。
那家伙同一个办公室的老何,见小M来回几趟着急的样子,就问啥事,小M把攥手里的钥匙交出来,嘱咐老何一定要交付给他。老何一听火了,就骂起小M是猪那家伙是狗来!老何嗓门大,一阵嚷嚷,同层楼里的人都拥来看热闹。大家明白了是咋回事,都劝小M不要犯傻,而小M根本听不进去。最后,还是一位副局长抑扬顿挫的一番话彻底震住了小M:这是公家的房子,不是你个人的,岂是你说借就能借的。组织不同意,国家不同意,你借房就是违纪违规。假如借房出了事故事件,这就是违法,你小M要负责任的!你个人违纪违规违法倒不算什么,要是影响到单位的声誉,你就是罪魁祸首…
小M被彻底吓住了,总算断了借房的念头。那家伙再也不提借房的事了,像这般"牛鬼蛇神"的人物,每时每刻都有各种稀奇古怪的鬼点子,想法一闪就过去了,过去了就啥都忘记了。
小M,我亲爱的兄弟!现在每晚睡觉还从梦中笑醒吗?天哪,就是天下第一幸福人或喜剧大师也不可能每天24小时都在高兴都在充满幸福吧?!
做梦的机理为:一是清醒意识的一个延展,对现实生活体验的一种反射;二是对经历困难的不安思绪、想法和情绪,在梦境里来进行调和、释放、篡改和折射。而我更倾向于相信第二种解释一一篡改。小M,你把自己的痛苦、悲伤、虚弱全都给篡改了!
小M,我的兄弟,我把读过的一首诗献给你,祝你劳累后能安然入眠:
……
格外冷,干硬的冷
……
再次裹紧了被子,
手臂环绕,自己抱着自己,
爱人一样抱着自己。
紧紧抱着,紧紧抱着。

紧紧抱着自己,这也是一种温暖,
自己给自己的温暖,
自己给自己的以爱的方式的温暖。
而承认这些,并不羞耻,
在整个世界面前,并不羞耻。
虚弱地抱着,也是一种坚强。



这个冬夜,雪,不知不觉地下了起来。




(完)

幸福君

碎 语(66)

异人录.二
幸福君(九)
他开始主动联系起远在边疆的父母、大城市的弟弟妹妹,他常给他们寄家乡的土特产,还计划年底把他们接回老家来团聚;他又担负起抚养已逝女友的尚健在的爹妈的责任,自结婚后他曾对之淡忘了,现在重新捡起还不算迟。"小姨子"定在今年腊月间结婚,他得备上一份厚礼;他经常把"女儿"接出来玩,带她逛超市、游乐场,给她买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好看的东东。也常给母女俩送去食物和生活用品,本来不该负担孩子抚养费的,现在也定期给了。他一点也不恨前妻了,倒疼她。她那个老公又消失了,她也越来越时尚艳丽,但他没有破镜重圆的意思,相反,还为她着急。他们业务往来单位有位副局长,年青有为帅气,现单身,他正寻思托人帮忙撮合这事儿;他越来越关注新闻,哪里受灾哪个倒霉,他都心疼流泪的,都捐款捐物。前阵子,日本闹地震,他的捐款也漂洋过海到了东瀛,全然不顾"反日保钓"人士的感受⋯⋯
如今,他一点微薄的工资可不够用了,但办法总是有的!他买了一辆二手摩托车,业余搞起了"摩的"出租生意。下班后脱下制服,就把车子停在他们局旁边等客。这是一个好路段,同事们也常坐他的车,所以生意从来不愁。
小M变得幸福了,幸福就从他体内溢出来,上演了如本文开端所描述的那些各种有趣、可爱的情节。
小M特别容易满足,对自己特抠门。他连单位发的制服都感恩,因为这为他一年四季省下了不少买衣服的银子,而买一件衣裳动辄几百块,不如捐给灾民难民,给亲爱的"女儿"、前妻、"老丈人"、"丈母娘"、"大舅子"、"小姨子"等等买东西,那该是多么划算又心旷神怡的事啊!他特崇拜单位食堂的大师傅老龚,他是老龚的粉丝。老龚手艺本不错的,但近年来做的饭菜忒难吃了(不知是食堂财务管紧了,还是自己儿子不听话老在外混不愿回家乡发展让人心烦,或是年纪大了等咋地),许多人宁可自掏钱叫外卖也不愿在食堂吃,而小M却是食堂最忠诚的食客。这可是单位的福利啊,这是让小M感激涕零的幸福事儿!可惜,小M不能省下全天的伙食费,因为食堂不包晚餐的。老龚见小M热爱、拥护自己,是自己为数不多的同仁知己,有时也把卖不完的包子馒头、剩菜剩饭送给小M,反正馊了、扔掉、喂狗也是浪费了,小M每次接受都如同皇恩浩荡,真怕他哪天酒喝大了或清宫戏看多了,下意识对老龚立马来个叩首谢恩并高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小M晚上等客揽客时,就能用这些充当晚餐,还不用花钱,真TM精!
然而,钢铁是需要淬炼的,罗马也不是一天建成的。在小M幸福成长的路上,他也经历过严峻而重大的考验。那次是一个游手好闲、品行恶劣的同事找他借屋住。前面已讲过小M有单位分的两间独立的单身寝室。那家伙编了一个需要借间屋住几个月的理由,但地球人都知道他借钱借物从来不还,这次借屋一定是租给外人好收了租金来抵赌债。他见小M是个好好先生,所以厚颜无耻打起了鬼主意。
当时,小M愣住了,房子可是他的底线啊!如果说他在尘世间还拥有什么物质,那么仅有的就是这两间加起来不足70平米的房子呢!小M虽憨却不傻。他发了会呆,只答应了一半,等他回家收拾整理完毕再说。

幸福君

碎 语(65)

异人录.二
幸福君(八)
对小M来说,无我,意味着消灭了"小我"、成就了"大我"。"我"是烦恼业集,是我见分别并执着我的见解所产生的。无我,就是放下我执、我所,不执着自己的一切(包括见解、思想、感情、觉受等五蕴,也不染着于身外之物),不愿意拥有,也不在意失去。无我,即五蕴皆空、无欲无求,将自私自利的小我,溶入众生一体再升华为包容一切的大我。
小M是这样理解的:上苍玩弄、折磨、虐待、抛弃一人,如同扶持、眷顾、宠溺、呵佑某人,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生,缘起性空,缘散而灭,故不必执着。40年来命运一遍遍负他,何曾给予他什么,他本来就是一无所有,但这也是一种机缘,哪怕是厄运也是在成全他,其实命运是在一次次给予他玄机般的启示,只是他愚拙,所以一直没有悟道。这启示是在告诫:既然无我,何必自我,我若不好,不如他好,天薄我福,厚德以迎,一无所有,天下我有,无处容身,何不皈依。
其实,小M并不十分承认自己一无所有,他起码还是一机关干部。但就这一点荣耀,也被同学们看得轻贱。一次某同学去他单位办事顺便去看他,亲眼见他被领导训得狗血淋头,小M还卑躬曲膝的。这位工人同学后来跟大伙感叹,说他们工人阶级要比这行政干部扬眉吐气多了,除了班长外,车间主任、厂长从面前走过,头歪一边就能给你个臭不理。厂长可不敢随便得罪工人,只要认真干活就不敢把你怎样。工人要是恼了,辞工、停工、罢工,你上哪儿去招苦力。再说,小M屁官不是,在这小地方收入比工人少,人情比工人多,个人面子工程和虚荣消费更大,现今又整风,连吃喝的机会都没了,倒不如工人逍遥、快活、自在。
从此,单位、社会及我们生活中诞生了一位思想混搭、信仰坚定、行为博大无私却令人费解的异人。你可以说他是一个圣人、哲人、殉道者、佛教徒、基督徒、老庄思想践行者、马列主义者、共产主义先锋模范、君子、清教徒、苦行僧、隐者、居士或别的什么称谓。实际上,哪个单位从不缺乏优秀党员、好好先生,社会上也不少君子、道德模范,但小M比他们做得更绝!什么克己复礼、奉献牺牲、廉洁自律啊,在他那儿全是小儿科!比如,党纪国法、圣人典籍、君子规范中从来就没禁止过半夜在自家床上手淫、不能大嗓门、不能忍着火在肚里骂人、不能吃点好的买点贵的,但我们的小M全然做到了这些不准。他高尚、虔诚、仁善、慈悲、贞洁,这是他对人生的选择,这是他神圣的使命,他把自己交给了他的信仰他的神。
他专心致志地追求自己理想的境界,像殉教徒、苦行僧一样"虐待"自己,他常在单位、社区志愿干最累最脏最苦还没报酬的活,他连打扫厕所都快乐地哼着小调。
他单位厕所的卫生本来是由雇请的保洁大妈做的,但同事们老抱怨厕所不干净,小M听在了耳里,于是每天下班后偷偷干。一段时间厕所的卫生面貌涣然一新,连保洁大妈都奇怪了,她得弄个明白,不然不明不白被辞了划不来。某天下班后,她躲着,准备探个究竟。刚过6点,还未进男卫生间的门,就听里面有一男声在声情并茂地哼着《今天是个好日子》,大妈推门闯入,正见穿制服的小M在兴高采烈地拿刷子在清洗便池。
保洁大妈发火了,这不是变相在调戏人嘛!于是以后拾掇开始走心了,可怜小M,他的厕所地下工作就此暂告段落了。
同事们喜欢他,只道是他病后性子改了,却从不深究其原因。说同事自私,就是表现在这方面。他们从不关注他人思想转变的原因,但绝对追查、研究你陡然升官发财的根源究竟。
领导最喜欢他了。像这样的好员工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只顾埋头干重活累活,从不问待遇仕途,每逢年终晋级考评总能绕过他(对别的落选的同志还需要做做思想工作或安慰几句,对他则可不闻不问),甚至你看到他干活累都不需要鼓励和理睬的。多好的同志啊!
组织上若人人都如小M,我们的国家早就成了宇宙第一超级大国,我们早就迈出了太阳系,早就解放了全人类,早就实现了天下大同!

幸福君

碎 语(64)
异人录.二
幸福君(七)
小M41岁前的一两个月,突然病倒被送进了医院。医生说他若迟来十分钟,就性命不保了。他患的是"心肌梗塞",还顺带做了全身检查,胃、肝、胆、血压、血糖、血脂都有毛病。而半年前单位组织职工体检时,他全身嘛问题没有!
这回倒好一一连借酒浇愁都做不成了!
出院后,他请假在家休养。看书、上网,按时服药,傍晚随大爷大妈们在湖边散步走路,整夜整宿睡不着觉。
命中历经这么多痛苦,小M不是没有想法的人。以前每逢遭遇坎坷、不幸、劫难的时候,他跟大家一样总相信这只是暂时的,总会过去的。孰料,霉运一直缠着他不放,厄遇就爱找上他,好像他特好欺负、风水极差易招邪似的。他回望自己的前半生,感觉实在是糟糕、荒诞、操蛋极了:童年缺父母爱、从小到大被外婆抚养、被同伴同学老师欺侮没有快乐的童年、初中本是好学生却莫名其妙被心理扭曲的班主任整治到考不上重点高中、青年在外打工突然时来运转被亲戚招进行政事业单位、救治多年的热恋女友仍然病逝、想倒插门做农村的女婿也成不了、因行政执法被歹徒伤害而被嘉奖并调回城里、改革开放最红火的十年及他最风华正茂之时他在操心肾病治疗和农田耕作、35岁天降艳福与一神秘美人结婚、36岁抱上了跟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女儿"、36一40岁在当家庭保姆奶妈厨师兼老婆特聘按摩理疗师及足疗工、自记事起至不惑之年跟爸妈见面不超过10次跟弟弟妹妹接触不超过5天、在单位工作了20多年连屁都不是、40岁咔嚓离婚、41岁时诸病缠身…他总结自己的前半生,突然发现常人都该有的如妻子、孩子、房子、票子、位子、车子、亲情、爱情、健康、平安、顺利等,而自己却一样都没有!这40年来,他一直是个好孩子、好学生、好同志、好丈夫、好爸爸、好好先生,一直听话、乖顺、忍耐、老实、本份、认真地做人,偏偏上苍抛弃他、戏弄他、折磨他,这是TM的什么狗屁伦理逻辑和因果报应!比他坏、滑、狡、痞、油的人都混得好,老天凭啥只对他一个人不公平!小M这回没有再选择沉默或者漠然了,他要追问自己命运的根源和究竟,他急需要一个答案!
小M本来就是一个博览群书、知识丰富的人,养病期间也一直看书并苦思冥想,但始终得不出一个能说服自己的答案。
想累了,他便出门旅游。这并非是散心而是想在游历中寻觅答案。他的旅游漫无目的,虽无所获,但走着看着就慢慢心情舒缓了。他感觉以前白活了,自己的黄金岁月全耗费在狗屁工作、"死鬼"女友、贱货老婆和可爱的没有血缘的女儿身上了,而天下如此之大,世界如此多姿!
在游完那座著名的仙山的返程火车上,坐在对面的一对中年夫妇吸引了他的注意。他俩恬淡虚静,与他人有着云泥之别。这个年龄的夫妻他见多了,他们的庸俗和浅薄实在是让他厌烦。攀谈中得知,他们也是外省人,是在山中隐居了几月这才归家的。
小M对这些不感冒,但聊着居然发现跟对方很谈得来。不光文学、艺术、社评方面相谈甚欢,连理工科知识也有共同语言。他们先下车,分手时,男的送给他一本关于讲宗教哲学的书,他对小M意味深长地说:你有苦衷,有时间看看这本书吧!
不久后,那是一个雨夜。风雨交加,一灯如豆,小M读着这本经书。尽管这些名词和释义显得艰深晦涩,如什么"无我"、"因果"、"缘起"、"色空"等等,但他浑沌的心渐渐明澈。
醍醐灌顶、茅塞顿开,往往是一瞬间激发出来的,犹如雪崩之前看似平静实则蓄抑已久,仅一声喊叫便能唤醒山崩地裂。
对于这个雨夜,我宁愿想象成一幅电影画面:小M抛下书、跑下楼,冲上空寂无人的街头,他仰望大雨倾注的夜空奋力伸出双臂,一道闪电劈下,照亮他迷狂的脸和湿彻的头颅;风雨雷电的鸟瞰下,是一个执拗却开悟的渺小如蝼蚁的中年男子,真如一个悟得绝世神功秘笈的武侠少年。
在这个雨夜,幸福君横空出世了!他的"幸福神功"就要打遍天下无敌手呢!

幸福君

碎 语(56)
幸福君(六)

36岁,他抱上了女儿。生活变得丰盈甜美,他的笑容、温柔比乳汁更甘甜、黏稠。
除了工作,他全部精力心血都花在她俩身上。为"大"她洗内衣、买菜做饭、揉肩捶背,为"小"她冲奶粉洗尿布哄着玩。直到上幼儿园,他才喘了口气。那三年,他真的长出了三头六臂,边抱孩子边在厨房里忙活,半夜起来冲奶粉坐等尿布烘干,才拧干蕾丝短裤的手又得伸到另一个盆里去洗菜……他只恨,只恨自己不能雌雄同体,恨不能既当爹地又当妈咪!
说他老婆神秘,也包括说她娘。自女儿出生以来,这个丈母娘总共住家里照护不超过一周,来家里看望就那么有限几次。小M也不明白伟大的丈母娘为何如此,是小M的八字与之相克?
女儿漂亮、乖巧,是对他含辛茹苦的回报。小M不敢跟老婆吵架,她铜齿铁牙是古战场上摧枯拉朽的冷兵器,冰冷寡情则是生化或核辐射类现代武器,能让天地变荒漠,五十年内不长草。
我们这帮男女同学都怕她,何况肖似武大郎的小M。她在餐桌上纵评天下男人的廖廖数语能让男生们无地自容,她对名牌服饰的造诣和修为能让女生们咬牙切齿、心怀暗恨。
这婆娘不是一般人,非池中之物!等着吧,有她"画皮"显形的那一天。
这一天,终于来到。
当她跟小M摊牌离婚的时候,小M如坠雾里。其实她早多次表示或暗示过了,也曾大吵大闹过,小M都没当真。
这事拖了几个月后才拿到离婚证,是她的一番话让他彻底崩溃的。那天,又是小M去找已离家出走的母女,要讨个说法。他现在已不痛苦,但很迷惘,就是搞不懂她为何要跟那个男人搞不正当的"婚外恋"。他就想弄明白这个问题,他觉得自己对老婆一直很好,不该出现这种结果。结果,那场讨上门追问的对话让他彻底哀莫大于心死,并刻骨铭心下半辈子(甚至当他暮年冥留之际模糊的脑海里咀嚼的仍是这段对话,可谓字字珠玑、句句精辟!)她当时是这样说的:不要问我为什么,你的好抵不上他的坏,你把心掏出来不如他掏大屌出来,他的花心就是比你的专情高级,他连大便拉稀都比你工作学习干事业更潇洒有风度,就跟你没缘跟他有缘。你不要想不明白,连我自己都不明白,你就是把我杀了,我还是要跟他!你是个好人,但你的好对我不起作用!我现在可以递把刀给你,你杀了我也许对我是种解脱一一我将不会再有对你愧疚和想念他的痛苦呢!
最后,她亮出了杀手锏一一女儿不是跟他或那个男人生的,而是另一个男人的种!
DNA鉴定做了,离婚手续办了,刚买的房子归女方了(她出的钱多些),宝贝"女儿"也被抱走了。
拿离婚证当天,小M还贱兮兮地哭求她把女儿留下。他认为自己的理由很有道理,这不是那男人亲生的,你跟他或许再生一个,他不会好好待这个继女。她叫他放心,人家愿意跟她结婚,愿意抚养这个女儿。
这一年,小M40岁。
离婚后,他成了一个猥琐贪杯的酒鬼。同学们常在晚上9、10点接到电话,他唤咱们去宵夜喝酒,都怕他。那年月单位上公务接待很频繁,外单位来客多,领导见他喝酒蛮拼,便派他陪客。他中午喝了,下午精神抖擞地游荡在各科室,脸脖子红得像蒸熟的螃蟹,一边打酒嗝,一边喷酒气,跟同事讲各种笑话或争执,平时挺节制的一人,酒后就是个疯子,讲网上传的荤段子,义愤填膺地抨击黑心企业和腐败贪官,毫不顾忌有女同事、领导在场。
领导怕了,后来不叫他了。他就自己找去,踅摸到那家餐馆,径直搬把椅子坐下,就跟宾客敬酒、划拳、干杯起来,恬不知耻地做起了陪酒的志愿者和义工。
没办法,大家随他去了,只当可怜他。这倒合了小M的意,他就想在杯中了渡残生。